【里爾登的審判】──《阿特拉斯聳聳肩》精彩片段

⧕ 里爾登的辯辭幾乎都是金句:


  ❝我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在工作❞


  ❝我像每一個正直的人所必須做的那樣,是在憑我自己的本事生活❞


  ❝我拒絕因為我的能力而道歉,我拒絕因為我的成功而道歉,我拒絕因為我有錢而道歉。假如這是罪惡,那就隨便吧。❞


……收錄在思想家艾茵‧蘭德於1957年發表的阿特拉斯聳聳肩裡。


 


【里爾登的審判】


擠滿法庭的人們早在一個月前就從報紙上得知,他們要看到的這個人是個貪婪成性的社會公敵,但他們此刻看到的卻是里爾登合金的發明人。


里爾登這樣的人純粹就是在逐利,似乎「逐利」這樣的字眼已經就是終極罪惡最明顯的標籤了。


做為代理起訴人的一名法官宣讀了起訴。「現在,你可以提出你的申辯請求。」他宣布道。

里爾登面向審判台,聲音平穩,異常清晰地回答:


「我沒有申辯。」


「你──」法官一時張口結舌。他沒想到事情會這樣簡單。「你是想任憑本院發落了嗎?」


「我不認為這個法庭有權審理我。」


「什麼?」


「我不認為這個法庭有權審理我。」


「但是,里爾登先生,這個法庭是被專門指派來審理這種類型的犯罪的。」


「我不認為我的行為是犯罪。」


「但你已經承認,你違反了我們針對你的合金銷售所制定的管理法規。」


「我不認為你們有權管理我的合金銷售。」


「我是否應該提醒你,在這裡,你是怎麼認為的並不重要?」


「不用了,我對此完全明白,而且是在遵守。」


他注意到了屋子裡的沉寂。依照人們為了各自的利益而表現出的假惺惺做法,他們應該認為他這樣做是完全不可理解的愚蠢,應該會出現驚訝的騷動和嘲笑,但卻沒有,他們靜靜地坐著。他們心裡明白。


「你的意思是說你拒絕服從法律?」法官問。


「不,我是一絲不苟地在遵守法律。你的法律規定,我的生命、我的工作,以及我的財產都可以不經過我的同意就被處理掉。很好,你現在就可以不經過我而把我處理了。我不會為自己辯護,一切申辯都是徒勞的,而且我不會裝出是在和正義法庭交涉的假象。」


「可是,里爾登先生,法律明確規定了要給你機會去表達你的意見,並為自己申辯。」


「被帶到法庭上的囚犯之所以能夠為自己辯護,是因為他的法官認可客觀的正義原則的存在,這個支持著他權利的原則不容被侵犯。你們用來審判我的法律認為這原則根本就不存在,認為我沒有任何權利,你們對我可以為所欲為,那麼好,來吧。」


「里爾登先生,你所詆毀的法律是建立在最高原則之上的,也就是大眾權益的原則。」


「誰是大眾?它所掌握的權益是什麼?人們曾經相信,『權益』要通過道德的價值規範來定義,任何人都沒有權利去損人利己。假如現在大家相信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,可以把我隨意犧牲掉的話,假如他們相信他們只是因為想要我的財產,就可以動手奪走的話──哼,這就和強盜想的一樣了。唯一的區別就在於:強盜想做什麼是不會來問我的。」


……


最年長的那位法官把上身從桌子那邊前傾,聲音裡帶著溫和的嘲諷:「里爾登先生,你這麼說,好像是在堅持某種原則,但實際上,你所捍衛的只是你的財產,對不對?」


「是的,那當然。我是在捍衛我的財產。你知道那代表著什麼樣的原則嗎?」


「你裝出一副自由鬥士的樣子,但那自由不過是為了讓你能去追逐錢財。」


「是的,那當然。我想要的就是賺錢的自由。你知道這種自由意味著什麼嗎?」


「當然,里爾登先生,你不會希望你的態度被人誤解吧,人們普遍認為你沒有社會良知,毫不關心下屬的利益,就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在工作,你不想再就此加深別人對你的印象吧。」


「我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在工作,這是我賺來的。」


他身後的人群一片譁然,卻不是憤慨,而是驚嘆。他所面對的法官們啞口無言。他繼續平靜地說下去:


「不,我不希望我的態度被人誤解。我很樂於把它正式公開。我對報紙上關於我的一切事實報導完全同意──我同意的是事實,而不是評價。我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在工作──為了這個目的,我把產品賣給願意買,並且可以買的人。我不是為了他們的利益而花自己的錢去生產,他們也不是為了我的利益而花自己的錢來買我的產品。我們彼此都不會為了對方去犧牲各自的利益,我們做的是雙方同意和互惠的公平交易──我對用這種方式所賺的每一分錢都感到自豪。


「我很富有,對我擁有的每一分錢都很自豪。我賺錢是透過自己的努力,是透過和我做交易的每個人自願同意下的自由交換──我剛開始工作時我的雇主的自願同意,現在為我工作的人們的自願同意,我的買主的自願同意。我想把你們不敢問我的那些問題在此公開回答。我想不想付給我的工人們比他們為我帶來的價值更高的報酬?我不想。我想不想以低於我的顧客們願意出的價格賣出產品?我不想。我想不想賠本賣出我的產品,或者是白送?我不想。假如這就是罪惡,你們可以按照你們的任何標準,隨意處置我好了。


「這些都是屬於我的,我像每一個正直的人所必須做的那樣,是在憑我自己的本事生活。對於我的存在,以及我必須為養活自己而工作這樣的事實,我拒絕認為是一種罪過。對於我有能力做到這一點,並且能做得很好這樣的事實,我拒絕認為是一種罪過。對於我能夠做得比大多數人更出色這樣的事實(實際上我的勞動比我鄰居的更有價值,更多的人願意付錢給我),我拒絕認為這是一種罪惡。我拒絕因為我的能力而道歉,我拒絕因為我的成功而道歉,我拒絕因為我有錢而道歉。假如這是罪惡,那就隨便吧。假如大眾發現這損害了他們的利益,就讓大眾來消滅我吧。這就是我的準則,其他的我概不接受。


「我本來可以告訴你,我為大家所做的一切你連想都不敢想,但我不會這樣說,因為我不想把別人的福祉當成我可以生存的通行證,也不認為他們的利益是可以霸占我財產或毀掉我生活的理由。我不會說其他人的利益就是我的工作目標──我自己的利益才是我的目的,而且我鄙視那些放棄自己利益的人。


「我可以告訴你,你沒有權利得到大眾的利益,任何人都不能用犧牲他人的方式謀求自己的利益。你一旦侵犯了一個人的權利,你也就侵犯了所有人的,一群權利無存的生靈注定會走向滅亡。我可以告訴你,除了毀滅世界之外,你不會,也不能達到任何目的──這是一切掠奪者在無人可搶之後的必然下場。這些我可以說,但我不會。我要挑戰的並不是你們的某項政策,而是你們道義的前提。


「假如人真的可以透過犧牲一些人,從而獲得自己的利益;假如為了某些要靠我的血才能生存下來的東西而要求我去犧牲,要求我服務於一個遠離我之外、凌駕我之上、違反我個人利益的社會──我會斷然拒絕。我會把它當成是最卑鄙的惡魔一樣去抵制,盡我全部的力量和它抗爭。哪怕在我被殺死之前還有一分鐘,我也要和全人類對抗到底,我會帶著自己鬥爭的信念,帶著生命有權利生存的信念去抗爭。一定不要對我有任何誤解,如果大家稱自己為公眾,相信需要有人去當犧牲品,那我就要說:公眾利益去死吧,我和它沒有絲毫關係!」


人群中爆發出一片喝采聲。


摘自《阿特拉斯聳聳肩》第二部 第四章 被害者的認可


 

書籍連結

20 次查看

相關文章